发新话题
打印

冀中星爆炸案——我的一份辩护词

冀中星爆炸案——我的一份辩护词

9月17日,冀中星爆炸案在北京朝阳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因为案件发生在首都国际机场,引起了全国的广泛关注。昨天的庭审,法庭内有十台摄像机,有大批媒体记者旁听。冀中星的父亲和哥哥等亲属,也从外地赶到了北京旁听案件。冀中星是躺在医护手推床上出庭受审。

   7月20日晚,冀中星爆炸案发后,我在7月25日接受了冀中星父亲委托,为冀中星提供法律援助。为了搞清楚案件起因,两次去东莞市调查。8月1日,我代理冀中星向广东省公安厅、东莞市公安局、东莞市政府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对冀中星投诉的殴打致残案的复查结论,让我感到很失望的是,至到冀中星爆炸案开庭了,也没有哪个机关公开复查结论。
                    冀中星爆炸案一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冀中星家属委托,并经得其本人的同意,指派我担任本案的一审辩护律师。接受委托后,辩护人多次会见被告人冀中星。为了搞清楚案件起因,两次到东莞市公安机关和法院调查,还去过广东省公安厅查询。

      在本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辩护人查阅了全部案件材料。通过刚才的庭审调查,辩护人对案情有了全面了解。现依据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判案时参考。
      一、公诉机关对本案的定性错误,被告人冀中星不是故意引发爆炸物,而是过失引发爆炸物。
被告人冀中星因爆炸案被抓后,在侦查机关做过十份讯问笔录。他在笔录中称,到首都国际机场只是想引起社会对自己在东莞被殴打致残案的重视,因为机场过往的领导很多,只要说自己身上有炸药就会引来警察,了解自己的冤情并帮助解决问题。
辩护人认为,虽然被告人的想法很傻很天真,但是这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民,在被殴打致残八年,通过报警、诉讼、上访都得不到合理解决时,他有着这样的“包青天”情结,也是不难以理解。
被告人冀中星到达国际机场后,他先是在里面转了一圈,后转到国际航班B出口处,他没有立即引爆炸药,而是先拿出反映上访诉求材料散发,以此引起过机场警察的注意。但旅客和机场安保人员,还以为他是一个精神病人。
见没有人理睬,被告人冀中星拿出了自制的火药包。他把火药包高举在手中,但没有去引爆,嘴里还喊着旅客“快离开”。
警察到了现场,被告人冀中星怕警察抢手中火药包,就将火药包从右手倒到左手,在放下过程中不知如何就爆炸了。
从公诉方提供的监控录像中,可清楚地看到被告人冀中星把高举着的火药包放下后才发生爆炸。
在庭审调查时,被告人冀中星在回答公诉人、辩护人和法庭的询问时,多次说到不是故意引爆,不是想报复社会伤害无辜,也不是想要自杀。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冀中星供述是可信的。如果他是想故意引爆自杀,他在进入机场后可随时引爆,或者在警察到场后,在高举着火药包时就可引爆;如果他是想伤报复社会伤害无辜,他可将火药包引爆丢向人群,或摇着轮椅到人群中同归于尽,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结合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辩解和现场监控录像分析,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冀中星不是故意引发爆炸,而是过失引发了爆炸。
从本案的证据来看,没有一份提到冀中星是故意引爆手中火药包,以此来报复社会伤害无辜或是自杀。
《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爆炸罪,是指故意引起爆炸物爆炸,危害公共安全行为。其主观方面必须是出于故意。
《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过失爆炸罪,是指过失引起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其主观方面是出于过失,即行为人对其引起爆炸物爆炸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后果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或者是应当预见爆炸行为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至发生这种后果。
爆炸罪与过失爆炸罪的界限在于,在罪过的表现形式上,前者是出于故意,后者是出于过失。在客观方面,过失爆炸行为只有造成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严重后果,才构成犯罪。
辩护人认为,冀中星引爆爆炸物,主观上不是出于故意,也没有造成其他人重伤或死亡,现场警察韩冬被火药灼伤,经过司法鉴定属于轻微伤。机场运行中心提供的调动安保人员造成人工损失费16万多元,没有经过法定评估机构作损失评估,这个损失不能认定。
因此,辩护人认为,冀中星过失引发爆炸物的行为,不构成爆炸罪,由于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不构成过失爆炸罪。
在此,辩护人提醒法庭注意,从本案查证的证据来看,被告人冀中星制作的“火药包”,是从一种叫“二踢脚”的**中剥取火药,用上坟的土纸包裹着。他只剥取了八个“二踢脚”火药,药量并不多。被告人冀中星左手是被炸伤后截肢,不是直接被炸断。当时,站在被告人冀中星身旁的警察受到轻微伤,是被火药给灼伤了皮肤。冀中星手中的“火药包”的爆炸,如有八个大**拿在手中爆炸,产生的烟雾很大,但爆炸威力对周围人没有造成大的伤害。
二、本案教训虽然很深刻,但应依照事实和法律,客观、理性、公正地处理。
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对本案的起因只字不提,对作案经过只是非常简单地提及。
辩护人认为,回避案件的作案动机和起因,这不利于搞清楚案件事实。
通过庭审调查,本案的动机很明确,就是被告人冀中星在2005628日遭到东莞市厚街镇新塘村委会治安队员拦截殴打致残后,在长达八年得不到合理解决的情况下,为了再次引起社会对他案件关注,而采取了有一定危险性的维权方式。
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认为,被告人冀中星法制观念淡薄,遇事不能正确处理。对此观点,辩护人并不完全认同。
辩护人接受委托后,在八月七日、八月十四日,两次到广东省东莞市做调查,还调阅复制当年冀中星人身侵权案材料。
从当年案件证据中获知,冀中星与乘客龚涛(真实姓名龚明照)遭到治安队员殴打后,在第二天龚涛报了警,冀中星的哥哥冀中吉到了东莞后也报了警。
东莞市公安局厚街分局仙桥派出所出警做了调查笔录,厚街交警中队也出警做过调查笔录。
尽管警方介入了,但没有得到处理。后来,冀中星全权委托律师提起诉讼,一开始法院不予立案,说没有证据。律师向东莞市政法委投诉,政法委责令东莞市公安局调查。在公安局的督促之下,厚街公安分局仙桥派出所出具了调查笔录。
原东莞市人民法院(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再次立案后,在案件审理阶段,法院仅以乘坐冀中星摩托车的龚涛(龚明照)在交警做笔录时说过认识冀中星,在派出所做笔录时说不认识冀中星,对证据全部不采信,最后驳回了冀中星的起诉。
通过诉讼解决无望后,冀中星还去了北京上访,但也没有得到合理解决。
在以合法手段维权过程中,被告人冀中星都是很冷静理智,也有法制观念,没有采取过任何极端行为。
他这次以危险的方式维权,不仅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自己还废了一只手。辩护人想说的是,这样的残酷后果,是他想要的吗?
如果一昧地谴责他忍受八年后的危险行为,而不去搞清楚他走向极端的原因,这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吗?
设想一下,在长达八年的过程中,只要任何一个环节,能认真地处理好冀中星的投诉,这起爆炸案也就完全可以避免了。
在这起爆炸案件发生后,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东莞市委市政府对媒体宣称,要对冀中星投诉的殴打致残案进行复查。特别是东莞市委、市政府还在当晚召开了紧急会议,并成立专案组进行复查。
但至今五十多天过去了,却没有哪个机关作出了复查结论。
81日,辩护人代理被告人冀中星向这些机关递交了公开复查结论的申请书,但至今没有哪个机关给了复查结论。昨天,辩护人收到了广东省公安厅的回复,竟然说对当年案件的复查结论,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被告人冀中星走向极端了,案件也引起了全社会关注,但没想到要一个复查结论如此之难。可想而知,当年他在被殴打致残后,又怎么可能得到一个公正的处理?
让辩护人十分不解的是,为何公诉机关也要回避爆炸案的起因?
当年殴打致残案是引发本案的起因,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为了收集、调取东莞公安机关对冀中星投诉的被殴打致残案方面证据,辩护人在审查起诉阶段,向朝阳区检察院递交了申请书。检察院以申请收集、调取的证据与本案犯罪事实认定无明显关联情形,不予收集、调取。
在爆炸案起诉到法院后,92日,辩护人向法院递交了收集、调取证据申请书和通知证人龚明照出庭申请书。让辩护人失望的是,法院也以这些证据与本案无关为由当庭驳回了申请。
难道这些证据真与本案无关联吗?
按照《刑事诉讼法》第50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
公诉机关指控的是爆炸案,引发本案的证据是会直接影响到被告人的量刑。
被告人冀中星当年在东莞被殴打后,全身瘫痪成了残疾人。如今,他以一定危险方式维权引起社会关注,又被炸伤截肢了一只手,成了一个残中之残之人。
被告人冀中星涉嫌犯罪了,应按照事实和法律作出公正处理,但对他被殴打致残案,东莞执法机关更应公正地调查处理。
这起爆炸案尽管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由于地点的特殊引起了执法机关重视,由于被告人冀中星的悲惨遭遇,同样也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一个全身瘫痪的残疾人,在经过八年的痛苦维权之后,终于走向了一条涉嫌犯罪的道路,个中的原因,并不象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所说的是“法制观念淡薄、遇事不能正确处理”那么简单。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很值得引起执法机关的反思。但同情冀中星,决不是鼓励暴力。
综上所述,辩护人坚持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爆炸罪不能成立,被告人冀中星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在此,恳请法庭能充分考虑本案的起因,严格依据法律的规定,客观、理性、公正地予以判决。



辩护人:刘晓原

                             2013917
附:(已省略个人信息)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京朝检刑诉【2013】1935号
    被告人冀中星,男,1979年12月1日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略),小学文化,系山东省鄄城县富春乡冀庄行政村冀庄村村民,住该村(略)号,因涉嫌爆炸罪于2013年7月21日被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29日经本院批准被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逮捕。
  本案由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冀中星涉嫌爆炸罪,于2013年8月8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13年8月9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经依法审查查明:被告人冀中星于2013年7月20日携带自制的爆炸装置,自山东省鄄城县居住地乘长途汽车独自来京,当晚18时许至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二层国际旅客到达B出口处,在遇到民警现场执法时引爆自制爆炸装置,造成其本人重伤,同时造成民警韩某(男,36岁,北京市人)面部、双臂及胸前北部多处灼伤,经鉴定为轻微伤。爆炸现场秩序混乱,国际旅客到达出口通道紧急关闭。被告人冀中星被当场查获。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证人证言,物证,书证,视听资料,鉴定意见,辨认笔录,以及被告人冀中星供述等。
   本院认为,被告人冀中星法制观念淡薄,遇事不能正确处理,以爆炸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爆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公章)
                                                               检察员:(略)
                                                               代理检察员 :(略)
                                                         二0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

TOP

(冀中星半躺在医护床上受审)

附件

721122_13794768071400.jpg (125.52 KB)

2013-10-9 18:07

721122_13794768071400.jpg

TOP

冀中星哥哥和家人在庭后接受媒体采访

附件

721122_13794768083582.jpg (48.59 KB)

2013-10-9 18:08

721122_13794768083582.jpg

TOP

冀中星哥哥、父亲在庭前接受媒体采访

附件

721122_13794768103124.jpg (63.21 KB)

2013-10-9 18:08

721122_13794768103124.jpg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