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网恋”——爱情价值的另类盘点

“网恋”——爱情价值的另类盘点

所恋的不得去爱,所爱的无法去求,所求的难觅相守,如此,直到灵魂的深处。网络的迅捷让网恋的速度远远高于人类飞抵火星的速度,让无法记数的爱肆意的在虚幻时空里冲突碰撞,让无法记数的灵魂在爱里生死沉浮,这应该是E时代最富特色的文明。
    网恋首先取决于两大要素——网络这个无所不在的交流平台和进入到这个交流平台中进行交流的人。网络以它的服务与信息资源等作为投入,并从中获得效益;而人则消费(或称享用)网络提供的资源,并因此付出相应的精力与财力。网恋就是:人们借助于网络供应商提供的工具,通过投入时间与金钱,来享受网上恋情,消费虚拟情怀。
    网恋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网恋了,源于网络,盛于网络,也止于网络,网来网去,以精神文明建设为重而尽量不涉及到物质文明这个基础。第二种,以网为媒,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同步发展,理想和现实逐渐交融,饮食男女通过网络,相知、相识、相恋,最后结为秦晋之好。虚拟里开鲜花,现实里结硕果。这最后的一种,当事者的目的非常明确,一夜情。这一种,其实不可以算在网恋之列。而更多的网恋,则是指的第一种类型。
    网络中人经过千百次的实践,总结归纳出网恋的常规步骤如下:网聊——电聊——面聊——无聊。网聊――一般是相遇在聊天室,情投意合,相见恨晚,于是交换EMAIL、QQ,进一步沟通;电聊―-感情开始急剧升温,一般此时双方都进入了为中国电信事业倾全力的奉献阶段;面聊――借出差或者旅游之机(当然不排除专程前往探看)想方设法来相见,谁知换来的却是“相见不如怀念”般的失落,从高潮一下子跌入了低谷;无聊――失望之余,网友也就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网娃这个公式尽管尖刻了些,却也颇有一定的典型性。
    现实生活中,婚姻是物质的,爱情是精神的,两个文明之建设历来都是家国天下头等大事(即便现在的新新人类开始崇尚“只谈恋爱不结婚”,但这在芸芸众生中所占比例依然是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非是两个文明都得以同步良性发展。从社会学经济学角度讲,婚姻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是人的身心灵魂的港湾——由此,婚姻需要付出,需要平静,需要积蓄,需要承担,需要历练。婚姻是现实生活中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可它又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爱情的坟墓”。因为爱情需要激情,需要热烈,需要诗情画意。对爱情的诗意偏执,很容易被婚姻的沉寂与烦碎所颠覆。正所谓的——“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年般般不离它,而今七字全变更,柴米油盐酱醋茶。”
    而网恋,则是由“柴米油盐酱醋茶”再向“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逆向转变,是河水倒流,是鲜花重放,是青春再现,是美妙又来。大多数的网恋是最明显的的“柏拉图”式的纯精神的愉悦和享受。它不涉及婚姻内的“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重的是感情的交融和愉悦,是“蓦然回首”处曾上下求索无觅处的“那人”。相爱的两个人,更多的是灵魂的碰撞和精神的契合。于是,乐此精神家园而不疲者何如?——过江之鲫也!
    参照经济学的观点,爱情是婚姻甚至是幸福的成本和资源,把爱情作为资本投入到现实的婚姻中去,一贯都是可持续发展战略。但是,正如有投资就会有风险一样,不管最初怀着怎么美好的愿望,哪一位投资人都不可以保证结婚时该成本的投入就可以在以后“比树叶子还稠”的日子里得到利润,不可以保证每一份投资都有可持续发展的价值,不可以保证每个家庭里都不出现爱资源的“紧缺”或“过剩”。经济学里有这样的观点——资源过剩与资源的重新配置,同样的道理,当现实里的婚姻改变了爱的方式或实质时,爱情就会与自觉和不自觉间实现转移,那么作为现实生活的延伸的网络,就有可能成为情感转移的渠道。
    而网恋,也是要投入成本的。这成本可分为精神成本和物质成本两大部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通常,我们为了得到喜爱的一种东西,就不得不放弃另外一种我们喜爱的东西,做出任何一个决策都要求我们在一个目标和另外一个目标之间权衡取舍。比如如何决定自己的收入问题。可以购买食物,衣服或全家度假,也可以为孩子的日后求学存上一笔,当我们选择把额外的一元钱用于上述用途中的一种时,在其它用途上就要少花一元钱。同样的原理,我们用来决定自己爱情的归属问题,可以奉献给配偶,可以作为库存自我珍藏,也可以作为网恋的精神成本。爱是一网娃个不变的量,当我们把爱情全部放在婚姻内时,那么也就没有了婚外的“跑冒滴漏”等资源外溢现象,当我们把爱情切分为若干份再分派出去的时候,就必然会造成婚内爱情的减少,造成爱情成本的转移和流失。
    用经济学的观点去分析,网恋实现了婚姻成本(本该属于婚姻的爱情)的转移,同时也是对婚姻边际成本(婚姻内无法付出的爱以及多余的爱)的充分运用。现代理财观念引导我们说,“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其目的就是怕因为投资决策失误而痛失成本。而走入婚姻的人们,想当初,有谁不是犯着同样的投资错误?现实生活中,把婚姻作为爱情的唯一投资而无法得到预期利润的投资人,现实生活中所占的比例很多。这也就怪不得失败的投资人通过网络去寻求新的投资机会,而这样的投资行为,最初也未必都是积极主动、自觉自愿的。可是,关键在于每个人的爱都不是死水一潭,都要有所依附和指向,爱的阵地,配偶不去占领,那么必定会有别人占领。追求爱的美好,爱的滋润是人的本能需求。
    网恋是婚姻剩余成本或边际成本的再运用,网恋成本是婚姻成本的再转移,由于抽取了婚姻内的成本,就必要会导致网恋者婚姻运营质量的下降和利润率的降低。而网恋成本的投入却未必可以赢余,相反倒是亏空的多。与网恋同类型的“偷取成本的”“恋”有很多种范本,比如手机恋、通信恋……等等。网恋只是这类恋的发展和网娃变化而已。网恋投资者都会享受到“迅捷、保密、物质成本更低”这些优厚的待遇,不仅如此,网恋投资还具有更诱惑人的投资环境优势,那就是——“在网络里,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些优势导致了其他形式做不到的,在同一时间里三角恋、四角恋,多向多边恋以及网络行骗……同时也导致了“成本”的无计划使用。而市场的不可预测性,也必然会导致投资方的投资失控和无序经营。
    如同生活中的许多决策很难分清是黑是白一样,网恋同样涉及到灰色阴影。我们无法很简单的用道德的尺度来评价网恋的存在以及发展,因为道德和情感在很多时候也是一种悖论。
    网恋想必也有益处。在网海里沉浮的中年男女,至少可以在走向人生的暮色之前,把世界的喧哗与人性的骚动尽量领略感悟几回,网恋沦陷者至少可以通过网恋再次学习爱情,解析爱情,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