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金庸其人...我不是有意冒犯哦

金庸其人...我不是有意冒犯哦

金庸,原名查良镛,生于1924年,浙江海宁人,查家为当地望族,历史上最鼎盛期为清康熙年间,以查慎行为首叔侄七人同任翰林。现代查氏家族还有两位知名人物,南开大学教授查良铮(四十年代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台湾学术界风云人物、司法部长查良钊。出自海宁的著名人物还有王国维和徐志摩。金庸祖父查沧珊是"丹阳教案"的当事人。

1937年,金庸考入浙江一流的杭州高中,离开家乡海宁。1939年金庸15岁时曾经和同学一起编写了一本指导学生升初中的参考书《给投考初中者》,据说畅销内地,这是此类书籍在中国第一次出版,也是金庸出版的第一本书。1941年日军攻到浙江,金庸进入联合高中,临毕业时因为写讽刺黑板报《阿丽丝漫游记》被开除。1944年考入重庆国立政治大学外文系,因对国民党职业学生不满投诉被勒令退学,一度进入中央图书馆工作,后转入苏州东吴大学学习国际法。抗战胜利后回杭州进《东南日报》做记者,1948年在数千人参加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进入《大公报》,做编辑和收听英语国际电讯广播。不久《大公报》香港版复刊,金庸南下到香港。

1950年,《大公报》所属《新晚报》创刊,金庸调任副刊编辑,主持《下午茶座》栏目,也做翻译工作,与梁羽生(原名陈文统)一个办公桌,写过不少文艺小品和影评(笔名姚馥兰和林欢)。1955年开写《书剑恩仇录》,在《大公报》与梁羽生、陈凡(百剑堂主)开设《三剑楼随笔》,成为专栏作家。1957年进入长城电影公司,专职为编剧,写过《绝代佳人》、《兰花花》、《不要离开我》、《三恋》、《小鸽子姑娘》、《午夜琴声》等剧本,合导过《有女怀春》、《王老虎抢亲》(用的艺名林欢)。1959年离开长城电影公司,与中学同学沈宝新合资创办《明报》,共写武侠小说15部,1972年宣布封笔,开始修订工作。

1981年后金庸数次回大陆,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以最高规格的接见,1985年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1986年被任命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政治体制"小组港方负责人,1989年辞去基本法委员职务,卸任《明报》社长职务,1992年到英国牛津大学当访问学者,1994年辞去《明报》企业董事局主席职务,现在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任教。

金庸博学多才,举凡历史、政治、古代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电影等都有研究,作品中琴棋书画、诗词典章、天文历算、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儒道佛学无所不包,是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曾获法国总统"荣誉军团骑士"勋章,英国牛津大学董事会成员及两所学院荣誉院士,多家大学名誉博士。

TOP

看帖我回帖很好很强大,我顶

TOP

婚外情多多:美女如云剑如霜

金庸结过三次婚,第一任妻子叫杜治芬,因婚外情背离了他。第二任空子叫朱玫,却是金庸生了婚外情,背离了她。

金庸和朱玫是1956年5月1日结婚的,当时金庸还在《大公报》工作,用笔名林欢写着影评。夫妇二人在现在的坚尼地道二号租房居住,生下了他们的大儿子查传侠。

朱玫可谓是金庸的患难之宴,《明报》草创,与丈夫一块儿苦站。但当《明报》兴旺,丈夫却移情他爱,和她结束了婚姻关系。朱玫在孤独和贫困中度过一生,于1998年11月8日病死于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享年63岁。替她拿死亡证的,竟然是该医院的员工,而不是她的夫,也不是她儿女,令人唏嘘。朱玫为金庸生下两男两女。“我对不起朱玫……”金庙对记者说。

能与亿万富豪金庸白头偕老的女子叫林乐怡(洋名叫阿May),即金庸的第三任也是现任妻子。她认识金庸时才16岁,比金庸小20多岁。他们俩是在扎角丽池一间酒店里擦出爱的火花的。林姑娘那时是那家酒店的侍应。那天,金庸刚与第二任妻子吵过一架,正失意至极,就到那家酒店门坐。

金庸引起了林姑娘的注意。林姑娘想请失意的男人吃碗面,而那失意的男人也因此注意上了林姑娘。

一见钟情,二人四目,相投不分。这就对不起朱玫了,再离婚,再结婚,并送小娇妻到澳洲留学。至

今,金庸仍伴着阿May到处旅游和讲学。

传闻金庸在长城影业时,还与长城当家花旦复梦有过缱绻。夏梦被名导演李翰样称为是中国电影史上最漂亮的女明星。现在在有关她的网页里,开头就说她向金庸有事。想当年金庸还是小小编剧“林欢”,却能和夏梦好上,足见“大侠”魅力。

凡金庸写的剧本,夏梦都担纲主演,二人的合作令人艳羡。投拍电影《投奔怒海》,夏梦是老板,许鞍华执导,而这电影名字却是夏梦特请金庸改出来的。夏梦在1954年“嫁作商人妇”,并于1967年9月移民加拿大。当时,《明报》曾以罕见的头版全版报道。金庸还特写社评《夏梦的春梦》,称夏梦为“善女人”,还写诗咏她:“去也终须去,住也不曾住,他年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可谓才子风流。

金庸处处精彩,在感情方面当然不会木讷,叫观众失望。要不,他怎么能写出杨过与小龙女那样叫人神魂颠倒的故事呢?记者曾问他,一生浪漫究有多少。他答:“多啦,当然我希望不要太多,爱情能够简单一点当然好啦,但这是身不由己的。”

击中命门的悲哀:长子自缢身亡金庸的大儿子宣传侠19岁时就自缢身亡。这是金庸心中永远痛。

金庸对他这个大儿子感情很深,带他看过他母亲朱玫。相反,母子俩关系不太好。这个独生子十一二岁就写过一篇文章,说人生很苦,没什么意思,先天有佛教思想。有人说应该阻止那孩子这样想问题,但金庸却觉得儿子是对的,人生本来就像他想的那样,他甚至夸奖儿子深刻早慧,却不想儿子会因这思想断送性命。那时,查传侠在美国纽约读大学一年级,还未选科。他有一个女朋友在旧金山,他们在电话里吵了几句,十九岁的大一男生就不想活了,一冲动就选择了自缢。

接到儿子死讯时,金庸还在写社论。虽极度震惊和伤心,他还是坚持着把社论写完。每天都有十万读者等着读他的文章,天大的变故都不能停笔。

后来,在《倚天屠龙记》修订本的后记中,金庸写道,他以前写张三丰见到徒弟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以及谢逊听到谊子张无忌死时的伤心,都写得太肤浅了,真实的人生不是那样子的。“因为我那时还不明白”。

金庸用了五六年时间,心情才有所平复。

1991年,金庸将《明报》卖给于品海,有人就说那是因为于品海长得像他死去的儿子。记者问及此事,金庸回答:“理性上我没这样想。但他跟我大儿子同年,都属猴,相貌也的确有点像,潜意识上不知不觉有亲近的感觉,可能有。”

金庸现存两女一男,和死去的查传侠同为失玫所生,都已各自为人父母,都不从文 。

TOP

《金庸与倪匡》之短暂的爱情

曾问过许多金庸的老朋友,倪匡,许国是其中两个。后来我见到李翰祥,他那时也在“长城”,跟金庸可算是半个同事,他半开玩笑的对我说:“哎呀!你的妈,怎么要挖金庸的疤?”

我问:“李大导,你只会耍我,却不摸自己屁股,你的大作《叁十年细说从头》有哪一个你大导的老友记不给你挖疤了?”

李翰祥乐了,仰天打哈哈:“金庸追女明星有啥稀奇?我不是也追过的吗?穷就不能泡妞吗?”

“那么金庸泡到了吗?”

“当然泡到,短瘾好过无瘾啊!”李翰祥的诙谐称誉影坛,果非浪得其名。

这岂不是李导演泡妞工夫比不上金庸吗?“我故意激他。

“那当然!”想不到李翰祥承认了:“我这么黑,边度有女‘柴’(注:李翰祥广东话不正,‘仔’说成‘柴’)中意我?金庸就算不靓仔,后生个阵都靓过我。”

再问许国,许国比较老狐狸,答:“好象是。”

于是敬上老酒一大杯,酒后吐真言:“好似追过陈思思,呒!又好似是夏梦。”

“喂!许公,到底系边个?陈思思?亦或夏梦?不要冯京作马凉啊!”

咦!为什么没有回答?原来许公已进入醉乡。

再问倪匡。

倪匡比较老实:“好象是夏梦。”

跟住倪匡用半咸半淡的广东话对我提出忠告:“喂!你千祈呒好乱爆野啊!上次你有一篇文章讲买diamond,老查看到,闹我。”

但我相信金庸之气量绝不会如此小。每个人年轻时,都有他年老以后认为的荒唐时,以夏梦的那种绝色,相信是男人,都会兴起追求的冲动。金庸那时不外叁十左右。他当然有权去追求。

金庸进入“长城”,易名林欢,写了好几个剧本,接着跟胡小峰联策了“王老虎抢亲”,成绩不俗。

夏梦是“长城”的当家花旦,李翰祥说过:“夏梦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最漂亮的女明星。气质不俗,令人沉醉。”

后来夏梦结婚了,金庸也离开了“长城”,自己创天下。

金庸对这件往事,一直都没有提过。但是在他的小说里,不难看到夏梦的影子。

像《射雕》里的黄蓉,《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神雕》里的小龙女,无论一颦一笑,都跟夏梦相似。读者如果留意一下,一定会发现我并没有打诳。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