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农民工代表大幅增加是推进民主政治的实质举动

农民工代表大幅增加是推进民主政治的实质举动

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代表资格今天获全国人大常委会确认,2987名代表资格全部有效。来自一线的工人、农民代表401名,占代表总数13.42%,提高了5.18个百分点,农民工代表数量大幅增加;党政领导干部代表1042名,占34.88%,降低了6.93个百分点。
尽管我们并不怀疑人大制度本身的先进性,但是此前人大代表产生程序的相对粗疏,却可以让官员当选机会更多,客观上产生“自己监督自己”的效果。官员代表与草根选民的自然隔膜,也与人大制度的应有内涵有所偏离。正因为此,早在十七大时,高层领导就曾建议逐步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本次的官员代表比例降低,虽然还没有达到“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但明显也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无疑,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
为什么令人欣喜?因为近年来民主权利的“马太效应”日益明显——越是到基层,人大代表的比重越小,民主资源越是稀缺。由于普通民众难以通过制度性参与解决其权益问题,非理性维权持续增加,给社会带来越来越多的不稳定。
有人担心,基层劳动者代表是否有足够的参政议政能力?视野的局限,会不会使人大会议开成平民百姓的“诉苦大会”,这样的担心当然有其道理。早有学者撰文指出,从职责来看,人大代表应该成为政治家,但政治家并不是官员的专利。而平民之中能否产生政治家,根本原因不在平民本身,而在于制度设计上想不想让他们成为政治家。而制度设计的作为,主要应该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通过细化、明确人大代表的覆盖范围及责任权益,促使各级组织更有针对性地推荐候选人,促使候选人反思自己是否具备人大代表的素质,是否适合做人大代表,从而使有政治热情、有议政潜质的代表脱颖而出。
二是促使人大代表在既有“监督”政府使命、又是政府辖下百姓双重身份下不至畏首畏尾、欲说还休。近年来,人大代表不经意间“感谢政府支持”之类的“幽默客套”不时出现,从一个侧面透视出一些人大代表连自己的身份都没有搞清,更不用提实质监督权的落实。如果没有制度撑腰,人大代表想成为政治家,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三是促使各级人大组织负起对人大代表的考察培养责任。“政治家”的人大代表,最基本的素质,就是要从狭小的视野内走出,以“议政思维”来观察分析事物。这需要自身的综合素养,也需要外部条件的促成。而最该具备的外部条件,是制度保障下的议政能力培养。
减少官员代表、加大平民代表的比例,只是强化人大职能的一个方面。与此同等重要的,是在解决“代表谁”之后,提升人大代表的参政议政质量。从这个意义上看,人大代表的“政治家化”应该作为一个长期目标来追求。

附件

01300000098168123140432678037.jpg (32.27 KB)

2013-3-1 16:35

01300000098168123140432678037.jpg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