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自己的长征(续) 一段湮没的足迹

自己的长征(续) 一段湮没的足迹

自己的长征(续)一段湮没的足迹-1

红六军团长征甘孜至阿坝路线考察记

作者  刘湘陵


在与长征相关的文件中,有关红二方面军长征从甘孜到阿坝这段行程表述的相当简要,多数长征路线图上标注的红二方面军行军路线概略粗疏,谬误错讹多处,误导读者。当年红六军团穿越这片人间罕至千里无人区,除了面对优势敌军围追堵截,接受恶劣的自然环境考验,身处无衣无粮饥寒交迫的境地,还要应对番反(土司头人的武装)的扰袭,真是艰难困苦,生死难料,前途莫测。父辈们凭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毅力,经过艰难险阻,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终于到达阿坝。我十分敬佩这支部队,总想复原这段历程。这几年利用假期沿着当年老爸所在的红六军团长征路线,参照红六军团亲历者陈伯钧、张子意和王恩茂当年的长征日记(分别简称《陈日记》、《张日记》、《王日记》),身临其境体验这段路程,踏勘这段路程,考察这段历史,挖掘这段历史。我不想让红六军团这段历程被历史埋没。为国家捐躯的人,无论如何都应该被记住。这是因为近千条年轻鲜活的生命消失在这条漫长的道路上。

红二方面军路经甘孜州路线图。

一九三六年六月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图中是会师74年后的甘孜县城。
普玉龙村位于甘孜县拖坝乡,距离甘孜县城13公里。普玉龙村不大,全村50多户人家。村里道路为沙石路,藏式住房大多是泥土和石块砌墙的房屋,据说以前十分破落,现新房较多。由于红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此会师,让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也记住了蒲玉龙村。

从卫星图上看到的红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地点,右边红点处为普玉隆村,左边红点为扎来村。623,在孜苏寺门前坝子举行了长征史上有名的甘孜会师大会(红圈内)。

普玉龙村位于甘孜县拖坝乡,普玉龙村不大,全村50多户人家。

这个学校只有百多名小学生。
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二日红六军团经过长途跋涉来到甘孜县普玉龙村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在普玉龙村红六军团的将士们受到总政治部、中央剧社、三十军、番民独立军①等单位的热烈欢迎。红六军团在普玉龙村休整了七天。拿老爸的话来说(老爸时任该军团十八师破坏科干事),至过金沙江后,这是他们过的一段最轻松的日子,白天领导们到兄弟部队相互参观学习,他们这些参谋干事则忙着领发总部和兄弟部队送来的慰问品和御寒的衣服、毛背心、毛袜,带着部队筹集粮食、帐篷等物资,为继续北上作准备工作。
①番民独立军即藏民独立师­—大金川红军独立二师。

红四方面军制作的军装和毛袜。
红六军团离开湘鄂川黔之前,在桑植地区整编时共有三个大师,即十六师、十七师和十八师。经历半年多的辗转苦战,部队大量减员,如今十六师、十八师实际上只剩下各一个团的兵力,十七师也减员三分之一,还有两个团的兵力(四个团分别是四十六团、四十九团、五十一团和五十三团)。在长达两年的长途征战中,臃肿冗长的红六军团指挥机关使指挥的效率和部队行动便捷性及反应能力受到极大的影响和限制。对此,军团领导深有体会。一九三六年六月四日军团领导在《萧克、王震、张子意关于红六军团现有实力、编制及建议缩编致贺龙等电》中提到:
贺、任、关转朱、张
(一)……。
(二)……。
(三)建议取消师部,缩编为四团,便于训练和作战指挥。
萧、王、张
6.4
①指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转朱德、张国涛。
(摘自《红军长征文献》1043页)
面对与朱总司令和张主席率领四万之众的红四方面军即将会师,而且朱德和张国焘争取与红二、六军团会师的目的是不同的。在此时,此建议是乎有不妥当之处,当时贺、任、关三人未立即同意六军团的建议。而半月之后,总部在《朱德、张国涛关于红六军团全部已到甘孜致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电》中提到此建议,特意征求他们的意见。
贺、任、关:
甲、……。
乙、为充实连队便于行动起见,拟将六军编四个团,取消师部。兄等是否同意,盼复。
朱、张
廿三日申
(摘自《红军长征文献》1050页)
两封来电不谋而合都有缩小六军团编制之意,将来当部队发展扩大时,会受到限制。而张国焘也想争取红六军团纳入红四方面军编制内,由自己掌控,红六军团领导建议缩编的电报正合张国涛之意。看来红二方面军领导应该寻找一个即独立又有利于指挥部队行军作战,以及部队发展不受限制的整编方案。在甘孜县普玉龙村驻训期间,红六军团为了更有利于指挥作战和行军,用了二天时间(六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五日)把臃肿冗长军团的各级机关人员进行了精简,多余人员充实到一线作战部队。全军三个师6050人,长、短枪2950支,轻、重机枪66挺以及250匹马,编为四个小师,分别为十六师、十七师、十八师、模范师(由四十九团组建)和教导团,各师均未设团,由陈伯均担任六军军长。实质上红六军团由三个大师缩编为四个团,但保留师的番号。刘转连在《回忆模范师》一文中提到“……在一次干部会上,由王震同志传达了朱德总司令关于命名四十九团为模范师的决定,同时宣布了十六、十七、十八师的组织编制和干部任命,宣布我为模范师师长。”摘自《红六军团征战记》(下)544页。而在贺龙的强烈要求下,将红四方面军32军与红二、六军团共同组成红二方面军。此举显然打破了张国焘控制红二、六军团的企图。但为了团结他,调整了6军军长人选,又给了张国焘足够的面子。
这样调整后的部队即有利于行军作战,又为将来留下发展的空间。在这次调整中,老爸由十八师破坏科调到师政治部收容队任政委,担负行军中全师最艰巨的收容任务。
老爸和许多长征亲历者在回忆甘孜会师时,都提到甘海子(干海子)这个地点。我曾两次到甘孜询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甘海子这个地方。后来,通过一位曾在甘孜州工作二十年的同事哪里了解到,所谓“甘海子(干海子)”一般是形容某一个地区的地形地貌,而不是地名。对于凹下去的低洼地带所形成的草甸、湖滩、湿地或季节湖通常都称干海子(甘海子)。在五十年代前此地没有建立现在的县、乡、村建制,许多地名不明确,没有统一的规范,一地几名或一名几地的现象太多了。红军提到的甘海子可能是指甘孜与炉霍交界处的充古乡和朱倭乡一带。 
根据相关资料介绍和了解,红四方面军在炉霍战略休整期间,活动范围遍及全县的山山水水。相继建立了老街、朱倭两个区级博巴政府,随后又建立了宜木、瓦达(今斯木)、瓦角(今雅德)、棒达(今泥巴)、雄鸡岭(今旦都)、觉如(今朱倭下)、达举(今充古)、棒古(今朱倭上)等8个乡级博巴政府。
红军总部驻扎炉霍寿灵寺,总医院设在今雅德乡在固里,分医院或医疗所设于炉霍县的秋日、苍龙、须须、老河口、棒达、朱倭、虾拉沱等地。总供给部驻查尔瓦村,下设粮秣处、军械处、财务处、被服处,开办了铁工厂(铸造铁制军用品)、木工厂(造船造桥)、炸弹厂(生产手榴弹)、修械厂(修理枪支)、织工厂(捻羊毛、织毪子)、被服厂(用毪子和布制衣服)。当年红四方面军的后勤供给基地就位于现在的更知乡、充古乡和朱倭乡一带。 
在现炉霍县充古乡充古村附近,原来有一个三面环山山凹低洼地带的干海子。一九八四年炉霍县在充古村修建充古电站的水库大坝拦截而形成一个1平方公里左右的人工湖,被当地居民叫做卡沙湖,而原来的甘海子已经被遗忘掉了。湖边原有一座充古寺,因为怕被水淹没,已经迁移到湖东面不远处的高地上。红军所指的甘海子就应该是现在的炉霍县充古村一带。二零一零年八月,从色达到甘孜,在离卡沙湖(即甘海子)几公里的地方擦肩而过,未能见到它的真容,留下了一个遗憾。

我在距离卡沙湖(即甘海子)几公里的地方擦肩而过。

炉霍县充古乡卡沙湖。(网络下载)随着时间的变迁红军父辈们提到的“甘海子”已成为真正的海子。

TOP

在文章中配发了考察拍摄了大量的照片,由于该站无法上传,所以文中只有照片的说明。要看照片到laumail@sohu.com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