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人大裸模女生苏紫紫为什么这样红

人大裸模女生苏紫紫为什么这样红

苏紫紫接受采访


  苏紫紫正在红得发紫,这个19岁的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学生,带着一段出身贫困、曾经叛逆,经历强拆后奋发读书的励志故事,公开自己的课余裸体模特身份,还裸体拍摄专题片、裸体接受记者采访,经历言行如此不寻常,又是个美女,不红都难,虽然一如惯例,在红的背后,仍然是争议纷纭。
  红人都像镜子,映出每个观众自己的心结。强拆已成中国之痛,少女苏紫紫的反抗和控诉,无疑佐证了许多人也包括本人对这种野蛮行径的愤恨,也再次加固了对个人奋斗的信仰,如此艰难时世,这简直是仅可指望的出路。于是,许多人也就接着从这个角度支持苏紫紫:做裸模是因为要生存。但一天3500元的报酬、拍摄时不清场的习惯、办展览上报纸的举动,都已经超出求生的范围,让这种支持显得不足信。或许,这背后仍是某种一厢情愿的老式善良,在以悲愤浇灌无力感的同时,只看到被迫、无奈所以才出位的狭隘可能性,而且似乎只有在这种前提下才能原谅当事人。其实,苏紫紫自己已经解构了这种善良:“我确实经历了很多不公平和苦难,但我不愿意老拿这些东西说事,因为一个喜欢从苦难中寻找感动和力量的人要么变态,要么自卑。”
  我的身体我作主,其实苏紫紫就是这么简单,她坦然于自己的身体,要张扬这坦然,抵制被看。一直以来,对身体的羞耻感建构了很多压迫,特别是对妇女,它要求妇女“珍视”身体,其实是要她们相信自己的身体因能挑起男性欲望而有罪,但同时又只能因被这欲望青睐才有价值。这是一套双重标准:裸就是卑贱,但裸还得有资格。美女苏紫紫被认为是有资格的了,对她来说,压迫就只剩下卑贱。这种卑贱感让绝大多数裸体模特不敢以真实身份现身,在苏紫紫现身之后,还要承受这种感叹:人大学生身份和裸模身份是“天壤之别”。别在哪里呢?无非是因为天之骄女,却也那么卑贱的裸。
  卑贱的根源在于被看,女人的身体像物,被男性的欲望眼光消费。如苏紫紫所揭发的,某些摄影师以拍摄为名行性骚扰之实,因为在他们看来,裸体的女人活该被他们恣意侵扰。但苏紫紫仅在一个月之后就看透了他们,她变成一个人体摄影的合作参与者,借摄影探索身体表现的可能性,所谓“人体本来就是一种自我反思的方式”,在这种工作中她划清了自己的身体边界,以自己的坦然阻断了色情消费的眼光。邀请记者入镜面对她的裸体采访,可以说是一个反制的游戏:面对一个女人不再自卑自贱的身体,男性的欲望就萎靡而不知所措了。这游戏也给了其他人一个机会,让他们看到女男性别权力关系可以如何微妙消长,它是举重若轻的,却是严肃的,哗众取宠?恐怕那些目睹这个场面的人不敢这么说,女人自在的裸体,必不再是男人的胜场。
  苏紫紫最可敬之处就在于她不需要像舒淇那样发誓“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的,因为,裸体对她是一种自由选择,而且她也有足够的聪慧,掌握诠释这种自由选择之意义的主动权,并且清醒地谋划未来的艺术人生。
  大爱苏紫紫,不因为她美,她有个性,“美”和“个性”这两个词早已被滥用到肤浅了。也因为她美和有个性,但不是那种青春靓丽的皮囊之美——如她所说:“女人都是很美的,无论怎样都很美,没有丑女或美女之说,”——而是那种内绽而出的生命光彩,她之所以与众不同,之所以这样红,只是因为,如她那样幸运地打破了压迫的妇女太少。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