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网友PK:小沈阳是最低俗还是被低俗?

网友PK:小沈阳是最低俗还是被低俗?

【导语】小沈阳以男扮女妆及低俗喜剧为卖点,因为参加了2009年的央视春晚,如今成为娱乐圈人气明星。但美国《新闻周刊》日前却刊登文章,点名指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小沈阳是不是“最低俗的中国人”?有网友说他不冤,也有网友说它真冤。

 正方:小沈阳是真“低俗”!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观点一:街边卖唱的生意做得再大也走不出国门

网友“笑春疯”:《新闻周刊》这次是实实在在说了真话,赵本山、小沈阳搞的本来就不是艺术,他们只是把原来在街边卖唱的生意做大了。翻跟头的、出洋相的、打结巴瞌子的、装假娘们的、说黄段子的、飙高音儿的、劈差的、嘲笑残疾人的……“赵山寨班子”真是人才荟萃,文武双全。这些都只能在国内有市场,根本走不出国门。

 观点二:几十年后,你会记得赵丽蓉还是小沈阳?

网友“旧时相识”:这样低级趣味的演出竟然有人看,沈阳、赵本山能走红到底迎合了谁的口味?依靠哗众取宠、低俗近黄的话语,永远不会成为人们心中真正崇尚的艺术家。相信大多数老百姓对通俗的东西都喜闻乐见,而对恶俗的东西都深恶痛绝,人民群众真正喜欢的是赵丽蓉这样的草根艺术家,凡而不俗。小沈阳的低俗是主流媒体捧出来的,这种表演不可能有长久的生命力,几十年后也不会有任何表演能被人铭记。

 观点三:小沈阳像一面镜子照出社会文化土壤的浅薄化

网友“小金石”:有什么样的社会土壤就会有什么样的文艺作品,某些低俗的东西,正是在我们不知不觉中登堂入室的;是社会的“开放”给“纯爷们”们提供了舞台,在某一类节目或文艺进入公众视野前,仅注重其表面的效果,而不注重深层的内涵,导致了一些低俗节目应运而生进而红紫一时,而冷静思考下来,带给我们的恰恰是毒品效应“最低俗的中国人”与“低俗的中国人”仅是一字之差,也不仅指小沈阳,更是一面镜子,认真思考,这不是对我们的批评吗?

 图片来源:新华网
 

 观点四:迎合低级趣味的表演有一点艺术余味可品

网友“老肥牛!”:小沈阳的小品和二人转迎合低级趣味性的消极精神需求,由演员凭着自己变来变去的“玩性”演示出一种社会庸俗而衰落的精神状态,以求逗得观众一笑而无任何积极意义的品味,甚至可以说毫无一点余味可品,是集低俗、庸俗之大成,小沈阳搞的东西如能算是艺术,那简直就是对艺术的亵渎和侮蔑、文艺工作的倒退。

 观点五:“以丑为美”大行其道会毁了我们的下一代

网友“#号结束”:小沈阳的表演说他低俗确实是当之无愧,希望他背后的创作班子不要继续用低俗的表演和打扮吸引眼球。这种形式丑陋的不仅是他自己,也丑陋了中国人,还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下一代。现在有些幼儿园的小孩子都学唱二人转的歌了,我真担心这些污秽不堪的东西会影响甚至于毁了我们的下一代。

 观点六:缺乏文化内涵的“艺术”登堂会误导观众价值观

网友“老头子耿”:小沈阳演的东西确实不该登大雅之堂,这样会误导观众的价值取向。更令人奇怪的是国内一些媒体和人士还把这种“低俗”大捧特捧,实在叫人痛心。希望赵本山师徒今后能在节目质量和品味上下功夫,不能拿部分低俗观众的变态需求作为你的艺术追求目标,不能只停留在“观众喜欢我的表演”的初级层次上,更不能“不知道什么东西是低俗”。红得是否长久,最终靠的是文化内涵,而不是一味地靠残疾人的缺陷当笑料,与弱者斗智反衬你的机灵等等下三烂的手段捞人气。
 

反方:小沈阳是被“低俗”!

 图片来源:中国青年报

     
观点一:鄙视小沈阳低俗,就能证明自己高雅吗?

网友“杜鹃花儿”:想想日常生活中的人们,难道就只知听高雅的交响乐、吃牛排喝着葡萄酒、看张爱玲的作品、品琼瑶的电视剧吗?鄙视小沈阳的低俗就能证明自己高雅吗?舞台上的小丑用自己的演技给大家带来快乐,他应该获得掌声而不是骂声。低俗与高雅是相互依存的,没有低俗又何谈高雅?

 观点二:小沈阳一个人能把全社会都搞“低俗”了?

网友“斯露化雨”:客观地说,小沈阳展示“低俗”,是表演艺术的需要,通过舞台反映了当下社会生活中的低俗的一面,具有讽刺价值。一个小沈阳真有那么大本事,一个人能把全社会搞低俗了?小沈阳只不过是把客观的社会低俗现象,由抽象化通过舞台艺术变成了具体化而已,何错之有?

 观点三:出现“草根热”恰恰证明社会的包容与多元

网友“湫水山”:小沈阳的演出的确有些方面比较低俗,但是并不是说喜欢他就证明你的思想品味很低俗。为什么如今社会出现“草根热”?恰恰说明我们现在这个社会更加的包容,更加的开放、多元化。如今社会有很多低俗可笑的地方,而小沈阳就把这些人们低俗可笑的行为艺术化的表现出来逗大家开心,这有什么好“低俗”的呢?
 

 图片来源:新华博客

    
观点四:把艺术表演当成生活真实来批判公平吗?

网友“蜘蛛在线”:谁把艺术表演当成生活真实来批判,那他就是低俗的欣赏标准。曹雪芹《红楼梦》里写刘姥姥很低俗,写焦大也不高雅;鲁迅写阿Q也涉黄、涉性,写阿Q也想女人,想秀才娘子的宁式床;看你怎么欣赏,审丑本身也是艺术审美,贾平凹说:丑到极处也就美到极处,这要看你有没有发现的眼光。难道喜欢小沈阳的中国观众眼光都低俗?

 观点五:观众的多寡是演员艺术生命力的最好试金石

网友“管闲事的老鼠”:市场是公正的,对一个艺术演员来说,观众的多寡是最好的试金石。说小沈阳低俗,那么你在看小沈阳表演的时候有没有为之一笑?有没有让你开心一刻?如果有那正是你说的这种“低俗”让你笑了,让你乐了,那么为了“低俗”笑,为了“低俗”乐,你低俗吗?低俗不低俗,完全是一种各人的看法,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把衡量道德的尺子,一个人一个标准,十三亿人,就有无数个标准。

 观点六:小沈阳的“丑”抚慰的是社会弱小者的心

网友“海水太深”:看到比自己“低俗”的人,做那些自己舍不得脸皮做的丑状,觉得自己被社会轻视的观众,才会发出那种嘲笑的笑、不屑的笑、俯视的笑,就象被挠咯肢窝的小孩儿。观众对弱小者的嘲笑和玩弄心态,成就了小沈阳一类的“笑星”、“艺人”、“明星”,甚至“艺术家”。因为他们需要“小丑”,才显得自己正经。再弱小的社会成员,也需要比自己更弱小的参照物,显示自己的脸面尊严。这不是谁的错,社会是需要,是社会现实。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