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尿 床

尿 床

火车徐徐开动,方面不对,我上错车了。“列车员!我上错车了!”用了很大的劲儿也喊不出声来。在车厢里四处找也找不到列车员。有人说:“车已经开了,你找列车员有什么用?”是呀,火车已经开了,有什么办法?到下站再说吧。

火车停了,下了车,摸出车票去检票口。“你这是汽车票!”检票员把票塞回来,厉声喝道。我说:“我坐错车了。”声音低低地。

“你买了汽车票,坐了火车,哈、哈、哈……”回头一看,是同学张刚。“张刚,你怎么在这儿?”“我家搬到这来了。”不对呀,他家虽然和我家不是邻居,可也离得不很远,他家我没去过八百遍,也去它的一半,四百遍,没听说他搬家呀。

想起来了,“你不是死了吗?”“我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我死了,我死了?怎么死的?”“那年你出差去南方,出车祸撞死了。”“不对,我要是死,一定是被我媳妇害死的。”“不是,不是。是你出差出车祸撞死的。”“那她怎么改嫁了?”

不对呀,我怎么会跟死人说话呢?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有鬼神的。

“byebye了您!”我是“挥手自兹去”了。

“萧萧班马鸣”,我的跨下马疾驰腾跃,真如天马行空。马鞍软软的,奔腾时也不颠簸。只是一些大树很调皮,被甩到后面去了,一会儿,又站到了前面;分明向后飞去,一会儿,又在前面出现了。倒是远处的山,始终与我并肩而行。马一路飞奔,无需加鞭,大地像从中间被劈开似的,又像我在扯开大地的拉链。

总觉得有人在后面追赶,回头一看,是一队日本鬼子,我的马刀呢?我的枪呢?终于摸到枪了,怎么不是二十响呀?是一支左轮手枪,管他呢,能打死人就行。日本鬼子来拉我的衣襟,抬手一枪,撂倒了一个。扑楞一下他又从地上跳了起来,再打,“噗、噗……”枪声不大,像放屁似的。这是什么鸡巴枪,这怎么打鬼子?哪个厂出的?厂名、电话,还真什么都有,不是三无产品。枪的重量不对呀,轻轻的,是塑料做的,不行得起诉他。

“肃静!肃静!”法锤敲了几下,“下面由原告发表意见。”

“我要控告××公司,他们生产的SC315型左轮手枪是伪劣产品。该产品只能打倒人,不能击伤击毙敌人。由于使用该公司的这种产品,致使我部在×型关战役中没能取得预期的战果,并造成死伤1000余名我部战斗人员的严惩后果。要求法庭依法追究该公司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该公司赔偿我部各种损失×千万元,追究质量监督部门相关人员的责任。”

“下面由被告进行辩护发言。”

“我公司的SC315型左轮手枪是儿童玩具手枪,并非军用彩虹2009 ,贵部把它用于战场,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应由原告负责,与我公司毫无关系。”

很漂亮的发言,不过本律师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被告称,他们生产的是儿童玩具手枪,那他同样是违法的。理由是:一、仿真手枪做得可以以假乱真,这违反了有关规定;二、儿童玩具必须是安全的,该产品虽然打不伤大人,但足可以给儿童造成伤害。”

法官截断了我的发言说:“原告所说关于××公司生产玩具手枪违法的意见与原起诉内容不符,如欲追究此问题,可另行起诉。退庭!”

“什么他妈法官,肯定收了被告的贿赂。”我小声嘟囔着。

“×××当庭侮辱法官,诬蔑法官,判处有期徒刑2年12个月零10天。”

“不但是个贪官,还是个无知的糊涂官。”

“我怎么无知了?我怎么糊涂了?”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