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致敬·那些逝去的身影

致敬·那些逝去的身影

导语:年年清明,今又清明。我们铭记并祭奠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和逝去不久的英雄,关注老兵,抢救那些“活着的历史”,更不忘给逝者以尊严……在这冬去春回的清明时节,仅以这个专题寄托我们无尽的哀思和对生者的敬意。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愿岁月静好,人心清明!

清明节最感动的身影——英雄探妻  
    他背着墓碑,把它立在了妻子的坟前。他觉得,这墓碑显示出了这莽莽昆仑才有的力量。其实他明白,妻子的墓碑早已立在了自己的心里。

关爱老兵——抢救活着的历史


    “我们没有放弃,出院后又找了一名医生坚持给他打针,那名医生不愿意来,我们就多给些路费。一个月后,老人居然奇迹般地闯过了鬼门关。”

有这样一群年轻的志愿者,他们是来自民间的“草根”,但他们以自己的热情,自发组织起来关爱抗战老兵,向老兵们伸出援手,不仅提供生活上的救助,还为抗战老兵送上心灵的慰藉。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开国老兵呢。那是什么使他们如此动情?——答案就是白衣天使周德华的一颗赤诚之心。


附件

121168096_101n.jpg (87.66 KB)

2011-4-2 11:48

121168096_101n.jpg

TOP

《英雄探妻》拍摄故事


2000年10月,我在赴阿里采访中得知,新藏线以其艰苦和凶险而闻名于世,众多的高原汽车兵常年奔驰于此,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故事。被兰州军区命名为“高原模范汽车兵”的英雄战士张良善,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张良善的军旅生涯是在新藏线上度过的。他原是阿里军分区叶城留守汽车营的一名专业军士,在1998年提干前,他已经往返阿里280趟。提干后,他仍带着汽车队翻喀拉昆仑,越冈底斯山,奔跑在这条道路上。人们都叫他“铁人张良善”。多少次闯过死亡之门,他已无法记清。跑阿里的汽车兵经历过的生死考验、艰难困苦,他都经历过。

他对我说,要上昆仑、阿里的人就不能怕死,有时还得和死神较劲。在世界屋脊行车,雪崩、塌方、冰陷、泥石流,这是家常便饭,往往是雪崩连带着滑坡,塌方连带着泥石流,并且就在几公里的路段上发生。这时即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瞎冲乱撞。要学会抢道,该停则停,该冲则冲。葬身雪底就是死,能冲出去就能捡条命。有时冲出雪崩区,回头看那轰隆隆而下的雪崩,你会忍不住“呵呵”的笑出来。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1992年。那年十月,他即将分娩的的妻子何桂丽因重感冒住进了医院。当时,要拉上山的油罐已经准备好,次日一早就要出发。战友们说,小何病了,你跟连里说说,就不要上了。他说,连里已经对我讲了,说没事的,爱人只是感冒,到医院看看就好了。

  车队刚到红柳滩,留守处就把电话打到兵站,让他连夜赶回去。连长找到他说,小何的病可能有麻烦,你把油罐卸在兵站,马上开车赶回去吧。他说,车已经开到这里了,三五天就可返回,爱人只是感冒,想来不会有事的。

  车到狮泉河,留守处把电话打到分区,说张良善爱人第二次住院,即将分娩,是难产,挺危险的。他听说后,卸完油就连夜往山下赶。到了多玛兵站,留守处的电话也追到了那里,问他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他一听这话,泪就滚了下来,哽咽着说,都要保,都要保,实在不行,就保大人。

  他驾着汽车在高原上飞驰,大车要五天才能走完的路,他用一天一夜就赶完了。到叶城时,孩子已经夭折,妻子也因大出血而生命垂危。他在医院守了15天,妻子在弥留之际,他含泪问妻子还有什么话要说,爱人只是摇摇头,好半天,才流着泪说,以后,跑上山的路,要慢一些。

  他悲痛欲绝的埋葬了妻子,然后去买了两袋水泥、一些沙石要亲手为妻子立个墓碑。墓碑做好了,还没刻完碑文,他得知营里要往阿里送一批战备物资。当时,前往阿里的道路已被大雪封住,阿里被万重雪山围困,孤悬天外。这时闯阿里,必须调技术最过硬的司机。张良善主动请战,他说,我要用这种方式表达对爱人的悼念之情。

  他又一次战胜了阿里。从山上闯下来后,他在妻子的墓碑上亲自刻下了碑文。

    没过几天,一封亲人来信差点再次击垮他。他妹妹在老家病故,老父难以承受失去儿媳又失去女儿的打击,痛苦万分,哭瞎了双眼,不慎从楼上摔下,把腿摔断了。张良善欲哭无泪,但他知道自己除了战胜自己除了战胜不幸,没有别的选择。

  8年过去了,他不知立了多少次功,获了多少次奖,不知多少次来看望妻子,坟前被踩出了一条小路。他觉得自己无论多么坚强,都需要来到这里汲取一种只有爱才能给予的力量。

  他背着墓碑,把它立在了妻子的坟前。他觉得,这墓碑显示出了这莽莽昆仑才有的力量。其实他明白,妻子的墓碑早已立在了自己的心里。

  在采访拍摄中,我不能重新组织拍摄张良善以前发生过的故事,就随他来到他妻子的坟前。这一瞬间的表情,刻画了人物的内在性格。利用陵园环境做背景,使用长焦镜头,使军人、军功章和身后的墓碑形成强烈的对比,记录下了一位老高原、老边防以及现代军人的形象。它在第12届中国新闻奖和全国摄影展览中获得了金奖。但我的心和这位老高原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好像这块奖牌不属于我,倒像画面上这位英雄挂的奖章一样,显得那么沉甸甸的……袁学军

附件

121168096_11n.jpg (112.41 KB)

2011-4-2 11:52

121168096_11n.jpg

121168096_21n.jpg (103.67 KB)

2011-4-2 11:52

121168096_21n.jpg

121168096_31n.jpg (79.41 KB)

2011-4-2 11:52

121168096_31n.jpg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