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舞文弄墨之武学的困惑(五)

舞文弄墨之武学的困惑(五)

在上一节我们提到,韦小宝“不值一钱,有如狗屁”的市井伎俩,下三烂手段,战胜了几乎所有的“古往今来天下第一”,其中包括:

古往今来天下第一大奸臣鳌拜,古往今来第一大反贼李自成,古往今来第一大汉奸吴三桂,古往今来第一大武功高手神龙教主洪通,第一外邦女摄政王“苏飞霞”,第一割据势力台湾郑克塽,第一大帮派天地会,第一大邪教神龙教,第一大分裂势力疆独“整个儿好”等等。
其实,俺所列举出的这个名单,远远不能概括韦公小宝的丰功伟绩。韦公小宝用他的“不值一钱,有如狗屁”的市井伎俩,还战胜了古往今来天下第一慷慨豪迈、文武双全的大侠士、天地会首领——陈近南(陈永华);古往今来天下第一鸟生鱼汤——康熙皇帝;古往今来天下第一饱学之士黄梨洲;古往今来天下第一世外高人隐士——少林寺以晦聪为首的老、中、小和尚……以及还有,还有——呵呵,先停一停,喘口气,先把这些人物说得了再往下走吧。

先说谁呢,呵呵,先说少林寺方丈晦聪等一干老和尚吧。和尚本来是出家人,四大皆空,五蕴皆白,无嗔无恼,原本不与世上俗人争高斗下,但是,少林为天下武学之宗,又是初祖、二祖参禅之禅宗净地,武学泰斗,禅宗祖庭,想不与人争竞也难。韦公小宝是当今皇帝替身,剃度于此。经过一番交往,将少林寺一众和尚收拾得服服帖帖。武功方面就不说了,韦小宝本来就不会武功,而禅学呢,《鹿鼎记》中有这么一段,讲的就是韦小宝如何在禅学上,征服少林僧众的。
葛尔丹双眉一挺,大声道:“如此说来,少林寺乃是浪得虚名。寺中僧侣的武功狗屁不如,一钱不值!”
晦聪微笑道:“人生在世,本是虚妄,本就狗屁不如,一钱不值。五蕴皆空,色身已是空的,名声更是身外之物,殿下说敝寺浪得虚名,那也说得是。”
葛尔丹没料得这老和尚竟没半分火气,不禁一怔,站起身来,哈哈大笑,指著韦小宝道:“小和尚,你也是狗屁不如,一钱不值之人么?”
韦小宝嘻嘻一笑,说道:“大王子当然是胜过小和尚了。小和尚确是狗屁不如,一钱不值。大王子却是有如狗屁,值得一钱,这叫做胜了一筹。”
韦小宝接着说道:“殿下不必动怒,须知世上最臭的不是狗屁,而是人言。有些人说出话来,臭气冲天,好比……好比……嘿嘿,那也不用多说了。至于一钱不值,还不是最贱,最贱的乃是欠了人家几千万、几百万两银子,抵赖不还。殿下有无亏欠,自己心里清楚。”

晦聪方丈说道:“师弟之言,禅机渊深,佩服,佩服。世事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做了恶事,必有恶果。一钱不值,也不过无善无恶,比之欠下无数孽债,却又好得多了。”
澄观听方丈这么一解,登时也明白了,不由得欢喜赞叹:“晦明师叔年少有德,妙悟至理。老衲跟著他老人家学了几个月,近来参禅,脑筋似乎已开通了不少。”……
等化解葛尔丹的飞镖偷袭之后,晦聪又说道:“师弟,你定力当真高强,外逆横来,不见不理。《大宝积经》云:‘如人在荆棘林,不动即刺不伤,妄心不起,恒处寂灭之乐,一会妄心才动,即被诸有刺伤。’故经云:‘有心皆苦,无心即乐。’师弟年纪轻轻,禅定修为,竟已达此‘时时无心,刻刻不动’的极高境界,实是宿根深厚,大智大慧。”
老和尚澄观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赞道:“金刚经有云:‘无我知,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晦明师叔已修到了这境界,他日自必得证阿褥波罗三藐三菩提。”

哈哈,此次抗拒外敌,韦小宝厥功实伟。以后,化和尚为喇嘛,化“火热”为“水深”,少林寺十八罗汉,三十六高僧,七十二绝技,一百另八好汉,全都折服于韦公小宝的指挥之下。
再看饱学之士黄梨洲、吕留良等人。俗话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百无一用是书生”,说得真是对极。如果没有韦小宝,黄梨洲有十个脑袋,也都得被砍得精光。黄梨洲做八股文章还勉强可以,一本《花花绿绿》,之乎者也说上了一大截子,一封伪造的书信也把一个“吴”字扣得死死的。如若论起干大事,搞“反清复明”,黄宗曦则是废物点心一个。不过呢,黄梨洲虽然自己做事不行,但总算见多识广,曾经阅人无数,眼光还算可以。他盘算来盘算去,真要是赶走了满洲人,由咱们汉人当皇帝,由谁来当最合适呢?最合适的,天下人最服气的,读书人也最服气的,还是小流氓韦公小宝者也。
再看天地会首领陈近南,“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呵呵,帖子说到此处,方才说到正点子上。是啊,一流老虎尾巴所持的观点“反英雄主义”,认为《鹿鼎记》文本是反英雄主义的顶峰,只有说清楚了英雄的英雄,武侠中的武侠,义士中的义士陈永华陈近南总舵主,才算是把道理说清说透,才能令人心服口服。
为了将陈近南讲论清楚,我们要拐个弯,先去一趟人间天堂杭州,拜访一下大名鼎鼎的江南四友。

喂喂喂,敲贴子的,哪挨着哪儿呀?搞混了!弄乱了!“我在唐朝你在汉,咱俩打仗为哪般?”呵呵,真的乱了混了吗?别急别急,先听俺说下去可也。
话说令狐冲跟着光明左使向问天,来到西湖之畔……穿过一大片梅林……来到一座朱门白墙的大庄院外,行到近处,见大门匾额上写着“梅庄”两个大字,旁边署着“虞允文题”四字。令狐冲读书不多,不知虞允文是南宋破金的大功臣,但觉这几个字儒雅之中透着勃勃英气。
尚未见人,门匾上得题字就先声夺人,看到没有,那字可不是一般得人写的,那是南宋破金的大功臣虞允文亲笔所写。
雪个、微风、看剑一齐叫道:这有哈呀?谁写得不一样?
呵呵,不一样啊,请你们再看看另一块门匾,另一块金字招牌:
到得(洛阳金刀)王家,但见房舍高大,朱红漆的大门,门上两个大铜环,擦得晶光雪亮,八名壮汉垂手在大门外侍候。一进大门,只见梁上悬着一块黑漆大匾,写着“见义勇为”四个金字,下面落款是河南省的巡抚某人。
呵呵,怎么样,梅庄同王家的区别看出来了吧?

梅庄琴棋书画四位庄主,皆非凡品,武功惊人,德行高妙。书中对四友中的丹青子、黄钟公两人又格外注重,特别是丹青子,好酒、好画、好剑,人称三绝。书中写道:
那四庄主丹青生斜着一双醉眼,向令狐冲端相一会,问道:“你懂得画?会使剑?”这两句话问得甚是无礼。令狐冲见他手中拿的是一只翠绿欲滴的翡翠杯,又闻到杯中所盛是梨花酒,猛地里想起祖千秋在黄河舟中所说的话来,说道:“白乐天杭州喜望诗云:‘红袖织绫夸柿叶,青旗沽酒趁梨花。’饮梨花酒当用翡翠杯,四庄主果然是喝酒的大行家。”……
丹青生一听,双眼睁得大大的,突然一把抱住令狐冲,大叫:“啊哈,好朋友到了。来来来,咱们喝他三百杯去。风兄弟,老夫好酒、好画、好剑,人称三绝。三绝之中,以酒为首,丹青次之,剑道居末。”
待得与令狐冲比剑之后,丹青生自知技不如人,当即大大方方地认输。令狐冲客气道:“咱二人拆了十几招,四庄主一招未输,如何说是分了胜败?”丹青生摇头道:“第一招便已输了,以后这一十七剑都是多余的。大哥说我风度不够,果真一点不错。”

呵呵,俺履虎尾曰: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凡自称小人者,皆豪爽君子,自称君子者,都是伪字当头的“三字君子”;自称慷慨大方者皆鼠肚鸡肠,而承认自己风度不够者,实为不可多得的豪迈之士也。
俺初读《笑傲江湖》至此,即为丹青生的风度所折服,俺掩卷长叹,以为人生在世,得友如此,就该心满意足了。然而,等继续读到下一节,发现江南四友居然不过是看守囚犯的区区四个狱吏时,在感情上实在是无法接受,这金庸先生情绪的转变也未免太快了吧?
在这里,金庸先生尽管难免“用力过猛”之讥,但却明明白白地向我们演示了一下“乾坤大挪移”的高深武功。什么叫“对比”?什么叫“衬托”?什么叫“铺垫”?什么叫“为以后情节做准备”?请重读此章此节吧,金庸先生在此显示了教科书一般的经典范例。
用力过猛,是大师级别的艺术家也难以避免的破绽。金庸先生为了给后出场的任我行做铺垫,不得不把江南四友描写的出类拔萃。铺垫用力过猛,转折则难免转不过弯来。履虎尾以为,纵观古今中外文坛,即写好陪衬,又不愠不火,恰到好处的“中庸”,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罗刹国列夫•托尔斯泰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原来,西湖的美景,虞允文所题的匾额,身手不凡的两个家丁,表明上看来,是江南四友的陪衬铺垫,而实际上,这些内容连同江南四友自身,都是监狱地牢中的那个“囚犯”出场前的陪衬铺垫。甚至于连武艺高强,智谋超人的向问天向右使,都不过是明教原教主任我行的陪衬铺垫罢了。
说远了,拉回来。“平生不识陈近南,就称英雄也枉然”,天地会首领陈近南,文武全才,忠心赤胆,重义守信,一诺千金,果然是千古难得一见的英雄豪杰。可是俺要问一句,自从韦香主出道,做了青木堂香主之后,天地会成功的事业,哪一件是陈总舵主“他老人家”办成的?
与沐王府发生争执的时候,陈近南说,事情有缓有急,诛杀大汉奸吴三桂乃当务之急。别人还以为陈近南有什么好办法,然而,陈的锦囊妙计却是令人失望的“从长计议”。

与归辛树争论是否应该行刺皇帝时,陈全无主见,一筹莫展,居然说什么“古人卜以决疑”。呵呵,尽管大家都同意掷骰子决胜负,但三方心里却各有打算。韦小宝提议投掷骰子决胜负,是因为韦香主赌技高超,稳操胜券。归大侠赞成掷骰子决胜负,是因为归辛树艺高人胆大,任何人也无法在归老爷子眼皮子底下玩花样。陈总舵主你身为天地会军师,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同意撞大运,听天由命,用占卜的办法决定,请问陈总舵主你的总军师当的是否称职?
至于与郑克塽、冯锡范的内讧,陈近南更是全无提防,缺乏政治家应有的高度警觉。若是寻常人等,还可以用“妇人之仁”之类的来辩解。可是,陈近南不是寻常身份的人,在他的身上,担负着反清复明的大业,牵连着天地会数十万弟兄的家身性命。你对突发事件全无预防,做起事来瞻前顾后,请问,作为一个将来准备当宰相的政治家,你合格吗?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假使没有韦公小宝,天地会的事业一件也难成就,陈近南自己不知死去多少次了。
所以俺说啊,尽管陈近南是韦小宝的师父(书中又暗示相当于父亲),是韦公小宝的顶头上司,其实呢,同茅十八一样,陈总舵主也不过是韦公小宝的区区衬托铺垫罢了。
至于古往今来天下第一明君康熙皇帝,呵呵,不说了,给读者诸公留点想象空间吧。
转自http://www.ddhw.com/listo.aspx?topic_id=14&msg_id=1932&level_string=0&page=2

TOP

发新话题